CCER签发总量达2000万吨左右 交易进入密集期

2015-06-07

    第四批经核证的自愿减排量(CCER)赶在试点履约期结束前极速获签发,截至今日,国家发改委分四批共签发74个项目的CCER,初步计算,签发总量可达2000万吨左右。本次履约期CCER供给可谓尘埃落定,CCER交易也将进入密集期。

  根据2015年各试点履约时间安排,湖北、天津两地最早,控排企业履约截止时间为5月底,北京、广东、重庆、上海和深圳试点履约截止日则集中在6月。

  其中,广东省对CCER规定了单独的期限,要求控排企业使用CCER抵消实际碳排放时,应在每年6月10日前向省发展改革委提交符合规定的抵消申请及相关证明材料,经确认符合条件的允许抵消。这比配额履约截止时间提前了10天。

  就在7个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履约期截止日期前,国家发改委于5月18日和5月27日,分别签发了第三批和第四批CCER。虽然,个别试点已经做出推迟履约时间的安排,但鉴于国家发改委尚未发出第五批CCER项目减排量备案审核会的通知,业内普遍认为再次签发的可能不大。因此,随着第四批减排量的签发,本次履约期CCER供给可谓尘埃落定。

  根据第四批CCER备案审核会结果,26个项目减排量获签发,合计3,112,937吨,另有3个已注册项目的备案变更。

  加上前三批获减排量备案的48个项目,截至今日,国家发改委共签发74个项目的CCER,初步计算,签发总量可达2000万吨左右。

  CCER有效供给增加

  从签发速度来看,第四批签发的CCER从上会审核到获得签发历时不足1个月,而前三批项目耗时均在1.5-3个月之间。

  环保桥公司总经理彭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国家发改委审批工作的高效,尤其是对后两批项目的审批,增强了CCER市场的信心。

  前两批获减排量签发的26个项目中,以三类项目为主,共25个,仅有1个项目为一类项目。从项目类型来看,以水电、风电为主,项目数量分别为10个和7个,其他类型项目数量和减排量占比较小。

  第三批获减排量签发的22个项目中,仍然以三类项目为主,共计14个,此外,一类项目5个,二类项目3个。从项目类型来看,共有风电项目14个,水电项目3个,沼气项目4个,光伏项目1个。

  第四批获减排量签发的26个项目中,从项目类别来看,新项目明显增多,其中第一类项目11个,第二类项目1个,第三类项目14个。从项目类型来看,除了风电项目(9个)和水电项目(6个,其中1个为小型水电),还包括农用沼气项目(6个)、生物质项目(2个)、热电联产项目(1个)、碳汇项目(1个)。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签发的广东长隆碳汇造林项目是首个获得减排量签发的碳汇项目。

  第四批签发的CCER不仅项目类型丰富,其实用性也大大提高了,各试点CCER有效供给显著增加。在第四批签发的约311万吨CCER中,理论上都可以用于深圳和天津市场;可以进入上海碳市场的项目共12个,合计减排量为1,074,236吨;可以进入重庆碳市的项目有11个,合计减排量为761,656吨;可以进入广东碳市的项目有9个,合计减排量为676,697吨;可以进入北京碳市的项目有9个,合计减排量为692,250吨;可以进入湖北碳市的仅有4个项目,合计减排量为201,610吨。

  CCER交易将进入密集期

  由于北京、上海、广东、湖北、重庆对CCER的准入都有不同程度的限制,第四批减排量的签发无疑增加了上述市场CCER的实际供给量。

  就在第四批CCER签发的第二天,即5月28日,北京、上海、广州三个试点碳市均出现CCER交易,累计成交27.6万吨

  上海碳市场,5月28日CCER协议成交量为13万吨,其中上海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吴泾热电厂通过协议转让方式,购入10万吨CCER。吴泾热电厂也由此成为了首个在上海碳市中购买可用于本地履约的CCER的控排企业。

  同日,中碳能投科技有限公司与某新能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在北京环交所完成了2万吨CCER交易,减排量来自于凉州区50兆瓦并网光伏发电项目。该笔交易是第一笔符合北京碳市场准入条件的CCER现货交易,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买家中碳能投买入的2万吨CCER,一部分将于近期出售给北京某控排企业用于履约。

  广东碳市也于当日完成了首笔可用于本地履约的CCER交易,交易量为12.6万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公开资料统计,截至5月28日,7个碳试点地区CCER合计成交量超过350万吨。其中,天津、上海碳市CCER交易量最大,天津碳排放权交易所共出现11笔CCER交易,累计成交1,116,611吨;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累计成交1,103,929吨。

  其次,北京碳市CCER累计交易量为965,620吨;广东碳市累计交易量为336,000吨;深圳排放权交易所仅于4月27日完成首笔、也是目前唯一一笔CCER现货交易,成交量22,000吨。湖北、重庆目前尚无公开交易。

  在CCER交易升温的同时,CCER市场仍然未摆脱“信息不透明”的困扰。

  市场信息大多不透明,极少数CCER交易会公布买卖双方以及交易价格等信息。对此,北京太铭基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CEO孔晴熙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由于各试点CCER准入政策不统一,CCER交易实际上还是非标准合约,而非标准合约只能依赖于OTC交易。

  孔晴熙认为,提高透明度是市场从不成熟走向成熟的一个必经阶段,现阶段交易主体也存在利用信息不对称获得更多利润空间的现象,但信息不透明也会对市场带来一定的影响,比如增加交易成本,同时降低市场流动性。

  天津碳排放权交易所总经理王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之所以不公开交易的具体信息,部分原因是出于对投资者的保护。

  现阶段,由于各试点准入条件导致不同类别、不同类型、不同来源地甚至不同试点的CCER价格存在一定差异,因此对CCER交易价格的预期应该建立在对其影响因素的全面理解的基础之上。王靖表示,“如果盲目公开价格,可能会误导市场。”

  接受采访的4家CCER咨询机构均表示,公司持有的大部分CCER存货均已确定买方,趁着履约期的东风,将集中于近期完成交易。

  ICIS安迅思中国碳市场分析师陈少成对此表示,部分控排企业一直在等待CCER的签发入市,希望通过购买CCER降低履约成本,这也是近期配额交易量未增反降的一个原因。

  除了CCER入市,环保桥总经理彭峰表示,在去年履约的基础上,今年部分控排企业采取了更加主动、灵活的交易策略,在履约期前就开始逐步吸收配额,因此控排企业的部分需求已在履约期前释放。因此预计今年履约期的配额市场表现将会比去年平稳一些。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