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首例碳资产抵押 授信“落地”兴业银行

2011-05-11

“还贷不到款,就错过了修缮水电站的最好时机。”3月,李弥余在河边看着旺源水电站直叹气。   李是福州市闽侯县兴源水力发电有限公司(简称“兴源水电”)董事长,负责运行旺源20兆瓦小水电站。每年的1-5月份是枯水期,水电站发电量减少,公司收入减少,正是现金流最紧张的时候,但又恰恰是修缮水电站的最好时机。   为了获得修缮资金,李弥余从半年前开始跑银行找贷款,“我们水电站CDM项目已经获联合国CDM理事会注册,今年6月碳减排量(预计年减排量为4.36万吨)签发的话我们就可以拿到钱。”李弥余对银行信贷部的工作人员说。   可惜,直到今年3月,跑了三四家银行的李弥余依然没有拿到贷款。   一个月后,让李弥余惊喜的是,兴业银行为他提供了碳资产质押授信,即以旺源小水电站未来的应收账款(售碳收入),作为质押担保提供授信。   李弥余获得的授信,成为中国首笔单纯以未来碳资产作为质押担保(无其他抵押担保条件)的授信。   兴业银行成为参与者寥寥的CDM配套金融产品市场的先行者,主要是为了备战国内碳交易市场。   “我们做这个事情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帮助中小业主解决融资难的问题,另一方面是为了我们自身的能力建设,目标是日后国内碳交易市场开始萌芽和发展时,可以非常迅速地给客户提供相应的金融服务。我们认为,对中国企业来说,未来影响更大的是国内碳交易市场,而不是国际的碳交易市场。”兴业银行可持续金融中心碳金融处高级副理郑澍洁说。   “今年我们的主要精力,将放在国家的试点项目中,如排污权试点和区域低碳试点。”郑澍洁说。   兴业银行的碳金融版图已渐清晰。即除了融资授信,兴业还想做交易撮合、经纪业务,甚至成为二级市场做市商。   碳资产评估工具成型   兴源水电等中小业主,是CDM配套金融产品的主要需求者,因缺少银行认可的抵押、质押等担保手段,中小业主长期以来面临着贷款难的问题,虽然手中握有碳资产,但由于将来的售碳收入存在一定不确定性,以其作为质押担保,难以获得银行认可,银行大多不愿意做这种风险不确定的业务。为了控制风险,兴业银行自主开发了碳资产评估工具。   其实,中国人民银行和银监会,从去年5月份开始呼吁商业银行提供与CDM配套的金融产品,但是呼应者寥寥。   “我们一直在找银行提供相关融资,不过这成为 两难的事:银行想贷款给大的CDM项目,但大项目不缺钱;小的CDM项目想找银行提供贷款,但银行不想给。”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梁猛说。   如何评估碳资产,即评判售碳收入的收回状况,以尽量把风险降到银行可接受的程度,成为银行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苦于市场上没有现成的碳资产评估工具,兴业银行决定自主开发,历时大半年完成开发后,今年4月,首笔碳资产质押授信业务正式落地。   “这个碳资产评估包括两个环节,产量预测和风险折价。”兴业银行可持续金融中心碳金融处研究员何鑫说。   兴业银行碳资产评估工具就好比一把筛子,通过它,兴业银行可以判断哪些项目的风险水平可以被接受,以及折价水平是多少。由于“后京都”的碳市场前景尚不明朗,此业务现阶段只针对已经注册的项目。   另外,CDM项目历史数据库是评估工具的重要组成部分,何鑫进一步解释,例如,根据历史数据填埋气发电类项目CER产出量的不确定性要远大于水电,那么面对此类项目时,折价水平会更加保守。   项目的实际运行情况也非常重要,“我们会去现场调研、与买家沟通,以及研究运行数据,再结合同类型项目运行情况、签发情况,综合给予判断。”何鑫称。   风险把控仍为难题   尽管有了上述评估工具,但银行来看,碳资产质押贷款的风险还是相对较高,因为“所有的宝都押在未来的售碳收入”。   事实上,旺源水电站项目,与2009年浦发银行牵头的东海海上风电银团贷款不一样。即东海海上CDM项目每年减排二氧化碳23.74万吨,质押的售碳收入大概2000万,而最终获得的贷款额为18.92亿元(不单是碳收益抵押,还包括厂房等固定资产抵押)。因此,如果售碳收入损失的话,浦发银行银团的风险只是1%。   而旺源水电站未来的售碳收入损失的话,兴业银行的风险将接近100%。(完全的碳收益抵押贷款)   既然这样,兴业银行为什么要开展这样的业务?   对CDM配套金融产品诉求最强烈的中小业主,在CDM项目中占的比例最大,比如,25兆瓦以下的小水电项目有1000多个,占中国全部CDM项目的四分之一。在今年“信贷紧缩”的大环境下,中小业主借钱成本很高,甚至拿不到银行贷款。   “在不能提供固定资产抵押或找到大企业担保的情况下,中小业主就难以从银行借到钱,但是又需要钱来做CDM项目下一步的维护。通过这个产品,我们可以帮中小业主盘活未来的碳资产。碳资产是一种商业银行在传统的风险控制体系中难以认可为合格质押品的资产,兴业银行能够认可,是在风险控制理念上的重大突破。”郑澍洁说。   不过,目前来看,碳资产质押贷款的市场不会很大,“中国所有CDM项目收入,总共就22多亿美元的,折合人民币140多亿元,相比银行任何贷款量,都是凤毛麟角。”梁猛说。   “单纯从盈利的角度讲,未必会给兴业银行创造太多利润,但是从长远来说,兴业银行要有前瞻性地开拓产品,未来国内有碳交易的话,将有很大的市场机会。”郑澍洁称。   碳金融链条显雏形   显然,对于兴业银行而言,看中的是未来的国内碳交易市场。   由于日前国家发改委表示,将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和行业进行碳排放交易试点,因此今年兴业银行的主要精力,将放在国家试点的项目中。   对兴业银行来说,在碳排放权交易中意图提供的金融服务,将不仅仅是传统的融资,还包括交易撮合、经纪业务,另外,包括未来国内二级市场碳交易规则一旦制定,兴业银行还计划成为做市商。   碳金融专家也认为,将来国内碳交易体制逐渐发展成熟,银行除了将提供交易结算服务,减排融资安排外,还将陆续开发多元化的碳排放权交易金融产品,争取成为碳交易场内交易的经纪商、做市商。   事实上,兴业银行已经在CDM交易中开展了经纪业务。   “兴业银行2005年开始开展节能减排贷款,积累了大量客户,其中有许多客户符合CDM项目的要求,但其中大部分的中小业主在碳交易方面缺乏专业能力,基于中心团队的专业能力,我们会主动协助客户判断开发CDM的可行性。并以此为基础,推出了购售碳代理服务,利用银行在专业能力、法律、财务及谈判等方面的优势帮助业主实现合理的减排量交易协议,并把控风险。”何鑫说。   “我们已帮客户寻找碳买家,完成了11笔撮合交易,二氧化碳减排量达到每年145万吨。”郑澍洁说。   虽然外资碳买家大部分都已经进入中国,但兴业银行自信其具有布局和区位优势。   “兴业银行一方面有渠道优势,另一方面,具有银行的信用。众多网点分布在全国各地,五年里还积累了大量节能减排客户,而外资碳买家,无论从人员配置还是从成本考虑都不可能在全国各地设点,我们对信息收集更敏锐、对客户需求挖掘更准确。还有,这些碳买家,会更相信银行筛选过的客户。”郑澍洁称。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